怒怼欧洲和美洲表示的中原大使,走进章启月的

作者:世界历史

2005年春节前夕,章启月赴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比利时大使,时年45岁的章启月成为中国在任的最年轻的女大使。“章启月”这个名字,再一次引起世界的关注。 在成为女大使之前,章启月最着名的头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从1999年1月26日第一场新闻发布会起,六年的发言人生涯,主持了几百场面向全世界主流媒体的新闻发布会,章启月早已成为世界最熟悉的“中国面孔”之一,成为对世界舆论有影响力的中国人。 让我们通过以下的访谈录,走进章启月的内心世界。 记者:现在大家最熟悉的发言人,除了您,还有美国白宫发言人…… 章:中国的发言人现在比较受到国际上的关注,这更多的是反映了中国今天国际地位的提高。因为,我们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机制是开始于1983年,到我已经是第十八位了。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其实一直有这样的机制,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或者对于国际上来说,好像我们最近几位发言人才是大家比较熟悉的。这说明过去,我的感觉,就是中国的综合国力还没有那么强,对于国际活动的参与程度也没那么深,所以中国说什么话呢,并不引起外界的注意。今天,中国在世界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了,影响力越来越强,所以中国说的每一句话都被非常仔细地听取,记录在案。还有,中国在外交活动中也越来越活跃,比如说,像现在中国主持召开的六方会谈,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北京。也就是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会议,而是中国对于地区、甚至国际事务都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这几年,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外国驻华的记者越来越多,现在有将近400位常驻的记者,而且基本上世界主流媒体,都在中国派有记者。中国一举一动,他们都是非常感兴趣的。他们现在不仅对中国的政治感兴趣,对中国在经济、世界金融方面发挥的作用,以及老百姓生活的变化,也都非常关心。 记者:发言人制度对于老百姓来说,还是一件蛮神秘的事情,您能不能跟我们讲讲发言人是怎么选拔出来的?比如您? 章:我想这主要是外交部领导在选拔,所以,从我来说,是怎么找到我的,我也觉得有些纳闷…… 记者:是不是因为你的英语特别好? 章:这倒不是。其实在外交部,对所有外交官的一项基本要求,就是语言要非常好,不管是英语、法语、德语,还是其他语言,都应该是好的。从这点来讲,外交部还是有很多这方面的人才。实际上,我经常讲,其实每一位外交官都是发言人,只不过大家岗位不一样。外交官在对外的活动和工作中,都需要介绍中国的立场,在外国人眼里,都认为你是一个中国的代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选拔的过程,也并不很难吧。至于选我的时候,我想,部领导当时考虑要找一位女发言人,所以就找到我。 记者:外交部发言人的日常工作是怎样的? 章:我们有这么一个小组,对外叫作“发言人办公室”,他们每一天就负责收集各方面对于中国的报道以及国际上的所有报道,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就像一个小的通讯社。如果你是主要的发言人助手的话,差不多每天早上六点多就要上班,然后把网上的东西,包括电视上的,每一天最新的形势变化,对于中国的舆论报道,一一收集掌握;另外,我们每天,比如说,早上我来了以后要跟办公室同志坐在一起,大家一块讨论今天有哪些新的发展,国外对我们有哪些关注,估计今天发布会上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然后我们再看看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政策和口径是不是够用,如果还不够用或者有些新的东西,我们就要跟所有的地区司甚至是外单位,比如商务部啊、卫生部,都要打交道,都要联系,然后商量对策。实际上,发言人在台上所讲的话,完全不是说章启月的看法,而是一定要反映政府的、外交部的态度,一定要符合政策的。 记者:那你有没有碰到过,记者问你一个你没有准备到的问题? 章:我们发布会遇到的问题是五花八门的,涉及外交的问题,基本上我们还是都了解的。但是,如果问到一个比如说其他部门的,我们可能具体的不太了解。我想,我们现在这个发布会也是要反映出中国是一个非常开放、负责、实事求是的国家,那么到具体的一个案子,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们可以说“不知道”、“我们不了解”。但是呢,中国的对外政策我们是知道的。比如说,他如果问到计划生育方面,或者某些地方有虐待女婴啊,是不是在某个地方出现这种情况,我可能不知道,但是中国的政策是什么样,我是要讲的。比如说人权的问题,他提到你们最近抓了什么人,是不是不符合人权,具体的这个案件本身我可能不把握,如果我知道也不能从我这个角度来证实,因为我不是主管的部门。但是不管我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中国的政策是依法治国,这些要讲。还有,比如说问到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我们总是有几条基本的方针。我们有时候私下跟记者打交道时也讲,中国这么大,整体的文化教育水平也并不很高,执政能力也有一个加强的过程,但是政府的政策是很清楚的,至于说在下面基层上或者说地方上出现一些问题,你也不可能说都不存在,很多地方我们都有一个改善的余地,任何国家都有一个改善的余地。 记者:如果现在不让你做外交官了,您最想从事的职业是什么? 章:那我很难想象。但是对我来说,让我做什么我都会认真去做。 记者:您小时候就没有过什么别的理想吗? 章:我觉得我小时候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理想,没有想过那种很高远的什么理想。 记者:那也没有想过很平凡的工作,比如说做个幼儿园老师啊…… 章:哎,我特别小的时候是想过做老师,觉得老师好像挺好的。我还有特别想跟你说的是,前两天有几个高中生要采访我,说他们的栏目叫“走进成功人士”。我就说,对这个成功人士,我有不同的看法,往往人家会把你做了外交部发言人,或者你当了什么什么,就认为你是成功人士,我觉得不应该这么来诠释“成功人士”,我并不觉得我是多么成功,我就觉得我做着一个很平常的工作。确实不是说大话,我心里就这么想,从来没想过好像我今天多成功,因为我很风光什么的。我就是觉得任何一个人,能够适应自己的工作,能够适应生活,能够从生活、工作中得到乐趣,能够得到一种满足感,能够觉得自己对社会有所贡献,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成功人士。而且现在的社会中,我觉得不能太推崇几个所谓的“成功人土”。一个社会要得到发展,应该更强调每一个人应该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如果一个社会只有几个所谓“成功人士”,那么这个社会很不成功。 记者:在您的人生过程中,对您帮助最大的人是谁? 章:呃……,确实是想不出某一个人对我影响最大,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善于向所有的人学习。我跟别人接触的时候,我会去看一个人,分析一个人,会去想这个人有什么特点,我挺有这方面的爱好。比如说我看书喜欢看传记,我会从别人的经历中、做法中,吸取一些东西。 记者:那这种后天的学习中给你天性中的弱点带来什么影响? 章:我不知道我天生都带来什么,但是后天确实给我影响很大,我变化很大。我小的时候,包括我在幼儿园的时候,我几乎不敢说话,特别怕老师。我记着,那时老师总是说,章启月永远就是站在墙角儿的那个孩子。那是因为以前,老师都喜欢“五分加绵羊”的孩子,因为听话,乖,学习也特别认真的那种,所以从小就让我当干部,老做小班长,我觉得我的性格就一点点磨练出来了。然后就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江西干校、出国、工作等等。其实就本性来说,我是很不擅长去跟人家交流。 记者:工作之余您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章:我觉得我这个人还是属于比较热爱生活的,挺多爱好,但没有一样特别精通,什么都喜欢。第一我就是属于体育型的,比较爱玩儿,打篮球、游泳,反正各类玩儿的事儿我都挺喜欢。然后,听歌儿也喜欢,跳舞也行,然后做饭、收拾屋子、带孩子,这都挺爱好的。 记者:一天紧张的工作之后,您通常怎么减压? 章:一个就是下了班尽量不想工作的事儿,我要是回家的路上就想做什么菜。回家以后我要是特别累了,我就擦擦地。 记者:特别累了,你就擦擦地? 章:那是要有点体力活动。累了就是脑子累嘛,要做点比较轻松的事儿,听听音乐,聊聊天儿,运动运动,出出汗。 记者:如果现在给你放假一天,整整24个小时不用想工作的事儿,你会怎么度过? 章:干什么都行,不用工作总是好事儿。一般,我想我会跟我爱人聊聊天儿,做做饭,现在我们两人有的时候在厨房里头一起做饭,给儿子做点好吃的,我觉得特别舒服,特别享受,有一种家庭的温馨。或者我会和我爱人一起去游泳、桑拿,儿子现在高三了嘛,基本也没时间带他一起出去玩儿。有时候,我们早上会一块儿煮杯咖啡,看看闲书,看看电视。 记者:您在联合国担任同声传译的工作经历,人们了解得不多。与新闻发言人相比,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工作,请跟我们谈谈您的这段经历。 章:我觉得那几年对我也是很重要的,我在纽约三年,然后调到日内瓦一年,一共四年。 在那里我第一次接触了外交工作,而且可以说是冷眼看外交吧,每天我就坐在玻璃后面,看着代表们吵,代表们争,看他们讨论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所谓做同声传译吧,很多人觉得很神秘。现在我想想,做同传和做发言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其实你能不能做好,并不是你的临场发挥,而是事先是不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你首先要对今天要讨论的议题要熟悉,甚至是你几乎要对每一个代表团的立场都要熟悉,也就是说,在他还没有张嘴之前,你已经要知道,他的基本立场是什么,这样你就不会翻错了,如果他完全是支持这个事儿,你就不会把他翻成反对了。当然,他支持,他往往不说“我支持”,他说的是很婉转的一个话,绕来绕去的,引经据典,但是你要知道他的基本立场,你才能翻出他这个意思。所以,没有事先大量的准备,你在现场是翻不好的。 记者:那么,你们事先都是知道议题的。 章:对,我们一般最晚也要提前两天拿到会议文件的。所以,在联合国最大的好处就是,它给了你接触各种国际事务的机会。在联合国,我们做翻译是不分领域的,比如,我做过政治议题、经济、社会、军事,上到外空,下到深海,包括商品、集装箱等,这都是联合国讨论的议题,各国对这些问题有很激烈的政治上的争吵。所以经过这么多年的接触各类问题,这个对帮助我打下基础特别好。所以这几年做下来以后,我基本上对国际问题都摸了个遍。 记者:这给你现在做外交部发言人的工作做了很好的铺垫。 章:对。当时我也没有想到太多,只是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然后潜移默化地就有一种沉淀。就像我老跟我同事说,其实你每做一件事情,都要用心。其实你这一生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用心和不用心,就很不一样。 记者:您和您爱人都在外交部工作,工作会不会是你们日常生活中交谈的主题? 章:偶尔聊聊,日常工作我们回家不聊,那太累了。 记者:您每场新闻发布会后回到家,他会不会都跟您一起探讨您当天的表现,指出不足或赞扬您的表现? 章:不可能,他根本不听,他也不看,除非要有特别有意思的事儿我回家会跟他说说,一般都不说。有时候他即使看,也不是看我,主要就是看看记者关心什么问题啊什么的。一般如果我儿子在家,我还老是提醒他聊点大家都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我们家,很少会在吃饭的时候看电视,还是要有点沟通。 记者:您曾经说过,儿子是您最好的作品。您希望儿子将来成为怎样的人? 章:我想还是让他自己选择吧,我比较看重一个人的品质、性格。性格要好,要能够适应这个社会,至于说他将来适合做什么,能干出点儿什么来,我觉得无所谓。 记者:你儿子一定很以你为骄傲吧! 章:没有,我儿子直到现在也没觉得章启月有什么可以吹的,他觉得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人。直到今年年初,他才有一次回来说,学校的老师都知道了他和我的关系。 记者:您曾告诉记者,在您30岁左右,为了照顾生病的儿子和父亲以及住院的公公,同时又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工作,每次都是您请假在家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那么现在呢?如果有必要,您愿意为家庭牺牲事业吗? 章:我是比较传统的,只要是我能够做的,还是我多做一点。当然,如果有发布会,那我肯定不能请假。我儿子小时候,家长会、生病什么的,主要还都是我来。因为我觉得,说实话我知道我这话男士都挺爱听的,做一个男同志挺不容易的,他也挺辛苦的,所以我能多做点儿,我就多做点儿。我30多岁的时候呢,那时候确实挺困难,孩子小,两边老人也都生病。其实我现在负担也挺重的,老人也要照顾,孩子这个年龄,我觉得最累的,不是说做饭呀,洗衣服啊,这些我都觉得无所谓,最累的是心,心真累!我自己天大的事儿我都没有发过愁,但是孩子的事儿吧,真是费心,真是累心!很多事情需要把握,又不能把话跟他说重了,说轻了又不管用,很多事情需要把握。 记者:工作和家庭都这么累,那您是怎样平衡好工作和家庭的关系的? 章:我基本的想法就是尽力而为吧。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做得最好,但是我觉得我只要尽力就行了。我不愿意去后悔什么,比如,我出国到 联合国工作那三年,我就不会老去想,哎呀,我没把儿子的事儿或家里的事儿处理好,我就想着,在国内一天,我就尽到最大的努力把家里的事儿做好。基本上,对家庭啊、对孩子、对丈夫、对老人,我都尽量做到问心无愧。我的座右铭就是“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记者:您现在是无数中国女性眼中成功职业妇女的典型了。现在有很多年轻的职业女性为了事业选择不结婚,甚至不要孩子,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您对她们有什么忠告吗? 章:我是比较推崇顺其自然。有时候,我也有些感悟,其实人生是很短暂的,各种人生经历,每个人都应该有。比如,同事都问,哎呀,章启月你身材怎么保持那么好?其实我从来没有刻意去保持什么,任何时候我都吃得特别好。但是我之所以没胖起来,因为我没有机会享受,我儿子一出生就由我自己带,带了六个月后去上班,晚上回家还要带孩子。很多女同志说,为了事业或者为了自己享受不要孩子,但是,实际上我从带孩子当中学了很多东西,首先就是忍耐。我儿子小时候得了喉炎,每个月来一次,整夜咳个不停,我的心就一直那么揪着,真是特别辛苦,直到他八岁我出国,这八年就一直这么过来的。可以说,这是对我的一种磨练。上帝不会让你每个人都那么顺利,如果你工作中挺顺利的,那么生活中就会给你一些磨练。值得庆幸的是,我的身体还比较好,这个特别重要,所以我跟我们单位的年轻人说,千万不要减肥。要是没有好的身体素质,别说工作,活下来都不容易。所以我觉得,培养一个孩子,也是对一个人人生的一种完善,如果你用心去做这件事,你也会逐渐完善自己的性格。所以,我觉得,没有孩子的人,一定会有些缺点。没结婚的人,他首先就不会妥协,因为你两口子在一起,就是相互磨合,相互妥协的过程。如果没有孩子,尤其对一个男人来说,那特别明显;那个责任感就差远了。如果是一个有孩子的男人,那脸上那个责任感,完全就两样。所以,我说男同志要是没有孩子,就永远长不大。 记者:我们谈了您的成长、事业、家庭,如果现在回头来看一看,你觉得对自己到目前为止的人生感到满意吗? 章:这就要做人生总结了啊! 记者:或者说,到目前为止,您对自己满意吗? 章:我觉得我对工作和生活还是尽心尽力了。说实话,我这个人也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追求,对今后也没有特别高的目标,我也从来不想将来要当个什么,说实话我还挺怕当个什么,压力挺大的。但是如果让我干了,我就会努力去做好。

摘要: 2015年8月28日晚,由中国主办的纪念联合国成立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音乐会在联合国大会厅举行。图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大使和中国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大使夫妇与演奏家合影。“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这个名字,3日在各大媒体火速刷屏。观海 ...2015年8月28日晚,由中国主办的纪念联合国成立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音乐会在联合国大会厅举行。图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大使和中国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大使夫妇与演奏家合影。“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这个名字,3日在各大媒体火速刷屏。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中国网友燃起围观热情,主要源自刘结一脱稿回击英美日“围攻”的视频。事情的原委大致是这样的。联合国安理会2月28日就有关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的决议草案举行表决,中国与俄罗斯都行使了否决权,草案未获通过。这并不是中国第一次就涉叙决议草案投否决票,因而当时并未引起民众广泛关注。但是,随着刘结一大使的“超长发言”通过联合国官网公布后,其有理有据有节的回应连日来赢得了网民们的点赞,“好样的”“厉害了,我的国”之类的留言不断。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u)记者梳理发现,大约4年前,也就是2013年8月,中国新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首次公开亮相。当时出席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中国文化活动展览时,他轻松自如,面对在场的百余名嘉宾,还就中国文化和中国道路侃侃而谈。(刘结一发言稿上似乎有临时写稿的痕迹)长达7分半钟怒怼英美日代表根据参考消息报道,match回击“围攻”事件发生在2017年2月的最后一天。当天的会议上,拿到安理会15个成员面前的决议草案,旨在以化学武器为由对叙利亚进行制裁。这份草案由法国、英国和美国联合起草。在中国与俄罗斯行使否决权之后,几位西方国家代表“不干了”——“我对俄罗斯否决决议草案表示震惊,对中国同样行使否决权表示诧异和失望,”英国代表马修·里克罗夫特发言称,“这与他们(中俄)所宣称的支持不扩散原则并不一致。”“否决今天的决议,他们损害了安理会以及国际条约的信誉。”随即,美国、日本代表也随声附和。几位代表显得“有备而来”。只见他们对着发言稿,慷慨陈词。在几位西方国家代表轮番“发难”之后,终于,轮到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发言了。媒体注意到,刘结一几次在发言中脱稿。在最后的十几秒中,刘结一索性完全脱稿霸气回应:“有关国家应当深刻反思,中东和叙利亚是怎样走到今天的局面的?不同国家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哪些是光彩的、哪些是不光彩的?只把‘人民’挂在口头上,是极其虚伪的。”媒体报道更是挖出一个细节:刘结一的发言时间似乎比平时长了不少。尤其是,与之前乌拉圭代表不到1分钟的发言相比,刘结一讲的话显得“特别多”——他足足讲了7分半钟。事后,据参考消息网在联合国总部了解,刘结一的不少发言内容确实不在原本的讲稿上,而是现场加词,有针对性地回应质疑。新华社报道称,网友点赞是因为,中国坚持原则,不委曲求全,该出手时就出手,不做国际外交舞台上的老好人,中国外交官们的风采得到广泛认可。多年联合国工作经验曾“扎根”外交部根据公开简历,现年60岁的刘结一为北京人。1977年1月在北京市朝阳区教师进修学校任教,1978年1月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根据媒体2013年8月公开报道,原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的刘结一是本月抵达纽约履新的。他接替李保东出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一职。对于联合国的工作,刘结一应该是熟悉的。根据官方履历,生于1957年的刘结一于1981年到1987年担任过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译员,并曾于1995年到1998年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此外,刘结一更多的履历背景是“扎根”于中国外交部。刘结一自1987年3月起在外交部工作,历任副处长、处长、参赞、副司长、司长。2007年12月任外交部部长助理,2009年5月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而2009年-2013年转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时,据中新社当时报道称刘结一是中国外交系统的年轻高官之一,曾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国际司司长和美大司司长,是近年来负责中国多边外交的主要官员。据新华网报道,2013年11月,中国自新一届政府成立以来首次担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轮值主席国。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履行安理会轮值主席的神圣职责。在为期一个月的的轮值主席国任期内,安理会11月当月共举行了17场公开会和13场闭门磋商,审议了包括中东、伊拉克、刚果(金)、苏丹和南苏丹、波黑、有关制裁委员会工作等20多个议题,通过4项决议和2项主席声明,发表了7份主席新闻谈话。任期结束后,新华社驻联合国记者顾震球称,这是刘结一大使首次以安理会轮值主席的身份主持会议。除了流利的英文表达外,刘结一思维敏捷,反应迅速,回答问题言简意赅,切中要害,给在场许多国家媒体记者留下深刻印象。而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u)记者梳理发现,其实,此次已不是刘结一第一回针对叙利亚问题强硬回应英美驻联合国代表。2016年12月6日,联合国安理会当天对关于叙利亚阿勒颇人道局势的决议进行投票,常任理事国俄罗斯与中国行使否决权,决议未能获得通过。会议中,法国、英国、美国等代表纷纷指责中俄的否决行为。针对美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称,“我们原可以立刻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中国和俄罗斯否决了为当地人民提供药物,否决了向生命垂危的人提供帮助,否决了拯救要饿死的无辜百姓。”刘结一回应称,叙利亚局势、中东其他国家面临的问题如何发展到今天的地步,起源是什么,有关国家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历史记录是清楚的,安理会成员也十分清楚,这不是在安理会歪曲其他国家的立场可以改变的。刘结一的这一回应也让网友直呼霸气。(章启月资料图)夫妻大使值得一提的是,刘结一的夫人章启月也是一名“外交名嘴”,知名度颇高。根据《廉政瞭望》报道,章启月于1959年出生在北京的一个外交官家庭,父亲章曙曾出任过中国驻比利时和驻日本大使,也担任过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政务参赞,她的母亲薛润吾也曾任职于外交部干部司。章启月被人熟知,始于担任外交部发言人。1999年1月26日她首次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身份主持例行记者招待会,成为继李金华、范慧娟之后外交部第三位女发言人。在这一职位上,章启月工作长达六年,打破了李肇星任该职最久的纪录。根据光明网摘编的《中国高端访问――亲历神秘外交背后的16人》报道,1998年晚秋,刚刚卸下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政务参赞一职的章启月,被任命为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兼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按上任时间算,章启月是外交部发言人队伍中的第18位,也是中国外交部第三位女发言人。新闻发言人的“兼职”,使章启月一下子成为中外媒体瞩目的“明星式”外交官。其实,在得知自己将担任新闻发言人时,章启月总觉得自己并不太适合做这项工作,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选拔”到新闻发言人这一位置上的,当时很想找组织谈谈自己的想法。但是,同在外交部工作的丈夫刘结一却鼓励她说:“你还是试一试,应该去迎接点挑战嘛。”章启月反应敏捷,沉着坦然,回答总是直截了当,简明扼要――在一些外国记者看来,章启月不但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中国的女性。此后,章启月被外电称誉为“北京美人”。在近6年的发言人生涯中,中美撞机事件是章启月最难忘的经历:“那次我们实际上有了一个突破,就是第一次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利用多媒体手段来说明中国的立场。当时美国辩称是因为我们飞行员的动作莽撞才导致飞机相撞。于是我们就拿出录像带,在记者会上放,还放了我飞机受损的幻灯片,用事实说话。这种做法是有说服力的。”2014年12月29日,章启月出任新任中国驻纽约女总领事。她也成为史上首位中国驻纽约女总领事。而早前其丈夫刘结一已经被任命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特命全权大使。据美国华文媒体《世界日报》报道,夫妻二人均为大使,在人才济济的中国外交部系统并不稀奇,但是,夫妻大使同时在纽约担任两大中国驻外机构的负责人,迄今绝无仅有。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在一些公开的场合,两人也以各自的外交身份一同亮相。据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消息,在2016年1月31日晚,两人还以各自的外交身份出席了纽约爱乐乐团的新年音乐会。

本文由刘伯温开奖结果王中王w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