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之路是真照旧假,西游谜中谜

作者:国史进程

[佛教网 佛教文化]导语:钱文忠曝玄奘丑闻说玄奘强夺印度僧人福生的梵文经典。关于玄奘的丑闻究竟是真还是假,历史中玄奘到底是个什么人,西行之路究竟在哪,小编一一为你揭秘。

【原视频作者:胡狼工作

玄奘丑闻是真还是假

【原作者:白马晋一】【文学顾问:刘军】

图片 1

图片 2

月圆之夜,金山寺外的潮汐渐渐褪去。黑暗似乎吞噬了半个山脊,寺内禅房,烛火忽明忽暗。玄奘叩首于地,伏而泣道:“人生于天地之间,禀阴阳而资五行,尽由父生母养,岂有为人在世而无父母者乎?”这已是十八年后,玄奘何故如此呢?

原著有述:暮春天气,众人同在松阴之下,讲经参禅,谈说奥妙。那酒肉和尚恰被玄奘难倒,和尚大怒,骂道:“你这业畜!姓名也不知,父母也不识,还在此捣什么鬼?”玄奘头如捣蒜,额上鲜血如柱。金山寺法明长老心中疼紧,一声长叹:“孽缘啦!”两眼一闭,眼前浮现一副画面。

此时黑尚未来临,禅门紧闭,地上伏有一人,叩首有声,石板满是血迹。长老沉吟道:“施主,当真要如此?”那人道:“我曾有一梦,此子终有取经大为。他要寻父母,必是冥冥天意。”

不用说,那人即是刘洪。酒肉和尚先前凌辱之语,刘洪经过恰也听得,心里暗暗神伤。十八年了,每每如是远远看他,却一直不曾照面,更别说嘘寒问暖,回至家中还得瞒着发妻,装作一切都不曾知道。这十八年的戏,挺不好演啊。

长老是一声长叹:“当真要把血书予他?”刘洪叩首:“蒙长老成全。”

长老头一次感到月圆是如此伤感的事。

他蹒跚着到重梁之上,取下一个小匣子,打开来,取出血书一纸、汗衫一件,付与玄奘。是时候让他出去了,长老沉冥。玄奘拿书一看,咬牙切齿,誓要手刃刘贼。

太奇怪了。玄奘为何如此反应激烈?难道刘洪不是亲爹?这阿娇血书另有隐情吗?其实不然。原来,刘洪早把阿娇血书置换。

夜色已慢慢褪去,江州刘府里,刘洪满眼通红,拉过阿娇手,轻轻道:“来,我和你说件事。还记得十八年前抛江之婴吗?他至今仍在世间,我已寻见。”阿娇先是一愣,尔后欣喜,正待说话,刘洪把手放她嘴边道:“你也别说。还有件事,你得听说,窗外有风。”言毕,二人相拥而泣,四肩似乎合在了一处,不规则地扭动着。

不日,玄奘叩响房门。原著如是描述:玄奘领了师父言语,就做化缘的和尚,径至江州。适值刘洪有事出外。

“刘洪有事出外”当然不是巧合,他在刻意制造不在场证据,方便母子相见,掏心掏肺。

玄奘自报家门,冤有天来大,仇有海样深:“我父陈光蕊被人谋死,我母亲殷温娇被贼人占了”云云。阿娇一愣,母子随即抱头痛哭。

一哭,是让人伤感的。玄奘是真哭,痛彻心扉。阿娇是半真半假,同样痛彻心扉。她的真,是哭刘洪此去经年,恐难再见;假的是送给陈光蕊,此人与她何干?明显,她在哭着演戏,演什么呢?让玄奘相信血书所述字字为实。女人的演技得靠眼泪加分。

哭了一会儿,阿娇推开玄奘,抽泣道:“我儿快走吧。刘洪若回来,事情恐不妙。他日我寻了机缘,定去金山寺找你。”很明显,她在刻意塑造刘洪恶魔的形象。这是刘洪要求加的戏码。

原来那日,刘洪推心置腹:“玄奘此儿乃取经之大业者,然西天路途遥远,一路妖鬼魔障,恐是难行。若无政府扶持,此事不成。当今皇者,品阅人等,以德行为先,以门第为重。我身份草莽且渡口杀人之事,终有败露一日,恐耽误了玄奘前程。”

因此,苦命夫妻不得不要演一场戏。也对,我们来算笔账:A.杀人犯老爹+浪荡私奔老娘;B.状元郎爹地+相府白富美妈咪。要你选,如何选?很明显,刘洪要做的就是把玄奘身份洗白,给他一张获得上流社会认证的“绿卡”,然后获得出国深造的机会。他也在布一个局,当然,前提是刘洪必须死。

这是一个父爱如山的故事啊!遥远的西方取经策划者叹了口气,摊开“死亡笔记”,在内页浓浓地写上“刘洪”两字。摇摇头:“这终究是他的归宿吧。”好了,今天的《西游谜中谜》就为大家讲到这里,下一期我们将讲第57期《唐僧认亲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本文由刘伯温开奖结果王中王w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